巾帼别让须眉,木兰没有突围

  • 时间:
  • 浏览:50
  • 来源:九州体育注册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文字/风千言

资料来源:银杏金融(身份证:银杏杂志)

唧唧喳喳,木兰编织.

《木兰辞》的前几个字是大部分上过中学的中国人记忆的,这注定会在外国人来拍《花木兰》的时候引起极大的关注。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原因是关于刘亦菲的。按照当时迪士尼的选拔条件,只有刘亦菲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光是流利的英语就能刷掉很多国内女星。

拍完电影后,导演妮琪卡罗毫不犹豫地称赞刘亦菲本人,称她是一名真正的斗士。

9月11日《花木兰》上映首日票房破5000万,猫眼专业版给出的总票房预测是3.11亿,注定要血本无归。

影片上映前一周,《花木兰》指数跃升至榜首,超过《姜子牙》等影片,预售票房1399.5万,首日排片40.8%。

想看的用户头像中,61.5%是女性,67.2%想在7号看。相比男性,木兰自身的性格故事和象征意义确实更吸引女性。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忘记了电影《花木兰》属于迪士尼,迪士尼的花木兰属于迪士尼公主系列之一。

无论影片中对英雄和勇士的主题强调多少,从不同的人物身上传达出什么是“战士”,迪士尼的公主光环永远不会退缩。即使《意中人》的很多场景被弱化,花木兰也不再是迪士尼《花木兰》里的花木兰。

这一点从花木兰动画诞生开始就已经定型了。当魔法加入战争时,战争就失去了实际意义。《花木兰》的“本地观众”听到“巫”和“气的力量”这两个字,很难不玩。

迪士尼无法取悦大多数中国观众。毕竟阿拉伯人从来不认为《阿拉丁神灯》中的“阿拉丁”是他们的“阿拉丁”,但这并不影响《花木兰》在烂番茄中79%的新鲜度,Metascore评分68,IMDb评分5.4,总是比豆瓣的4.7好。

但是发布后,即使分数低于9,即使失败,猫眼分数也只有7.4。

客观来说,《花木兰》符合好莱坞大片的所有特点,如大制作、大场面、肾上腺素激增的动作场面……与之前的迪士尼电影相比,甚至有很多创新。

只是中国人印象中的花木兰可能像刘亦菲,但绝对不像迪士尼。

花木兰不在中国

迪士尼动画版《花木兰》上映已经22年了,虽然现在电影在豆瓣的评分是7.8分。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因为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冷了很久。

但是随着时间的积累,没有被接受的动画成为了今天反驳电影版《花木兰》的最好证据,不排除有先入为主的原因。其实动画和电影是两种表现形式,不能用同一种标准和视角来看待。

比如同样的魔术元素放在动画里,就不会显得不听话,但是在真人版里,尤其是这样一部号称非常优雅甚至走上历史边界之路的真人电影,就像魔术一样的剧情设定非常不听话,虽然去掉了最大的魔术元素“木须龙”。

1998年上映的动画《花木兰》,历时2年,耗资1亿美元,最终实现全球票房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由欧美市场提供。

始于2018年的电影版投资2亿美元,被认为是电影史上最昂贵的女性电影。从导演、编剧到主演,都是女性。但动画版能否重现辉煌,就难说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精神食粮”的时代了。

花木兰对于中国和迪士尼公主系列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众多的迪士尼公主中,花木兰应该是最“勇敢”的一个,没有强烈的“王子拯救”色彩,也没有过于华丽高贵的身份,而是一个武力高强的勇士。

对于中国古代的很多女性人物来说,木兰还是独一无二的,为父从军的设定让她有别于一般的女性历史名人。但是在迪士尼动画出现之前,花木兰的形象对于中国人来说太模糊了。

可以说迪士尼首先在世界上普及了花木兰,然后才是她背后的文化意义。所以在欣赏电影《花木兰》的时候,要注意它是一个个人意义大于文化意义的题材,有些细节不需要太在意。

如果真的要考究的话,在20年前动画《花木兰》出现之前,就已经被批判和过分考究了。

在电影版《花木兰》上映的今天,只会比动画版受到更多的批评,因为时间过去了,人们的视野变得更广阔了。

不难想象,如果放在今天的网络上,什么样的讨伐声音会淹没《花木兰》的动画版,但动画版依然沉淀为经典,尤其是电影版出来之后。

时代和观念的不同,使得电影版和动画版的比较不公平,至少电影版的结尾部分值得一看。

影片结尾的设计气势磅礴,沿袭了花木兰人物“中国红”的主题色彩。水墨画中写的“忠勇求真”的人物形象中,穿插着刘亦菲舞剑的画面,让人觉得迪士尼——对中国还是略知一二的。

但除了片尾,每一帧都不应该被视为与中国古代有关系的电影。

凭良心说,刘亦菲在《花木兰》中的形象和过去大不相同。至少那种穿着红衣服骑马飞奔的壮丽景象,没有“女英雄”二字,也没有浪费她在新西兰这么久的拼搏。

在这里,我用导演高的一条微博来评价刘亦菲:放松、专注、沉浸、坚定、忘美,这才是一个好演员应该有的样子。

在风口上夸刘亦菲,高导势必会被很多人反驳,但他的话其实透露了一些信息,那就是前刘亦菲是被美色所阻碍或者施加了不当的武力,很难让人在任何表演中吹嘘“演技好”。

《花木兰》年,如果对刘亦菲没有太大的偏见,那它的表现确实值得一看,前提是对电影本身没有太大的期待。

成也预热败也预热

《花木兰》在迪士尼上线前,影片从宣布全球征集到确定主角,再到陆续放出影片鲜花和剧照,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宣传和热身进度。

甚至刘亦菲多彩的复古妆容曝光的时候,大家也没怎么给《花木兰》打折。

迪士尼的很多真人电影都没有《花木兰》那么高的声音。经过连续两年的热身赛和宣传,大陆观众的期待已经被填满。

由于疫情的影响,迪士尼将希望寄托在中国市场上。这个选择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迪士尼已经忘了,花木兰自从成为迪士尼系列之一后,就已经远离了本土文化。

从《花木兰》前期公布的资料来看,除了违背和平的复古妆容外,所有造型和剧照都符合国内观众的预期。在“小仙女”的加持下,这种期待应该有很大概率转化为实际票房。

迪士尼寄予厚望的电影,觉得不能再拖了,于是选择了线上播放,也就是迪士尼自己的流媒体平台。

29.99美元(约合人民币209元)的价格并不便宜,在影院大屏幕下享受不到视听体验,对于《花木兰》动作场面多、画面瑰丽的来说,是一大损失。

虽然选择流媒体很无奈,但是选择线上播放之后后果很多。

首先,盗版的泛滥使得对电影的评价片面。豆瓣上给两点的网友说,一点给刘亦菲,一点给巩俐,可见他们是多么不喜欢这个西方女人在中国的奋斗史。

其次,网上播出后的评论极大地影响了观众是否走进电影院看《花木兰》的决定。

就一句话,“只是一个黄皮白心的故事”,就能打消很多人进电影院的念头。

在这样的舆论潮流下,刘亦菲在INS上的长文和内心独白显得很无力,但很多自媒体将整部电影的失败归结于刘亦菲一人。

刘亦菲支持不了《花木兰》,加个巩俐也没用,这是电影本身的设定和剧情决定的。让宫皇扮演一个性格非常扁平的“女巫”角色,既浪费又浪费。

甄子丹、李连杰等熟悉的东方面孔相继出现在《花木兰》,起到了同样的效果。没有任何记忆,太流利的英语让人很难入戏。

好在前期宣传,关于巩俐等演员的“事迹”并不多,不然迪士尼会更失望,说明星云集,结果——?

《花木兰》官方公告发布日的海报被各种媒体嘲讽,因为太像上个世纪的风格了。这样的设计风格很难在之前的公告中联想到各种漂亮的海报和剧照,但却为发布引起了不少掌声。

从一张土气的海报开始,9月11日,电影上映当天,微博热搜出现了一个名为#刘亦菲演技#的热门话题。

不是说刘亦菲没有进步,而是在这样一部应该有很多内容可说的电影下,唯一值得夸耀的是“一个小仙女的演技”。

其实还有更多值得夸耀的地方。在新西兰拍的很多照片都很好看。有的地方连画框都是壁纸,给“仙女姐姐”过于脱俗的气质增添了一股威严的气势。

单看那些波澜壮阔的剧照,没有人会怀疑这就是花木兰,一个真正的女主角。

所以看完电影,重复《花木兰》的热身和宣传,发现即使有几个花木兰驰骋在《园冶》的大场面,印象也会好很多。

最重要的是,迪士尼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在宣传上过多接触中国文化,但画老虎不是反狗。

把《花木兰》当成迪士尼的《花木兰》可能更让人意外。毕竟她只是迪士尼的公主之一,中国的“花木兰”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

好莱坞一直不了解中国,所以不太了解中国人。影片中,当“孝”字出现在皇帝赐予的宝剑上时,刻板印象又变得索然无味。

以你长期倡导的女性反抗斗争,最后归结为“孝顺”?迪士尼最好把动画做好,比如《疯狂动物城》 《冰雪奇缘2》。

结语

迪士尼进入中国还不算晚。前后上映了十多部真人电影。虽然没有爆款,但是有相对固定的受众。

虽然《花木兰》是公主系列之一的现实版,但是和所有的公主系列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对迪士尼来说其实是一个挑战。

这个挑战就是把梦和个人价值区分开来,最好把梦彻底去掉,用心去诠释一个属于木兰的个人价值。

然而,迪士尼陷入了既突破又讨好的困境,试图平衡中国市场与对原著的尊重,但适得其反。

根据迪士尼以往票房高的电影,如《狮子王》 《奇幻森林》,“梦想”一直是迪士尼的关键词,也是它的强项,但这个强项成了《花木兰》的短板。

因为中国观众看到巩俐化身为女巫,刘亦菲携带了一种类似于魔法能力的气功,所有的好感都烟消云散了。

8月,迪士尼公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截至6月底,迪士尼第三季度营收为117.79亿美元,同比下降41.8%,净亏损47.18亿美元。

在众多损失中,主题公园是最大的贡献者。作为最赚钱的生意,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了。我期待迪士尼带来快速转型,但是一个《花木兰》消耗了太多热情。

迪士尼可能还是没有吸取教训,因为在2018年五大亏损电影中,迪士尼出品了三部,分别是《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 《时间的皱褶》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

《花木兰》的失利可能只会让迪士尼人觉得它是一盆流行病,好莱坞已经用巨额投资向中国市场展示了最大的诚意,没有理由不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