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半逾600家上市或挂牌民营企业被罚:违法事由集中 实控人频涉刑

  • 时间:
  • 浏览:29
  • 来源:九州体育注册

【今日直播】

南方基金 林飞:基金投顾教你如何减“震”

新华基金 赵强:17年老将,带你解密价值投资

华宝基金 代云锋 知名财经自媒体大V望京博格:新经济下如何“猎牛”?

嘉实基金 高峰 嘉实基金 吴奇卉:港股投资价值分析

上投摩根 胡迪:板块轮动,牛市在别处?量化策略助您长期制胜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 朱宁 招银理财 范华:散户为何难赚钱?按排行榜选基不靠谱?

中融基金 赵楠:基民不烦恼,债券基金的理财方法论

贝瑞研究:科技股为何吸引到了巴菲特,后市怎么看?

原标题:两年半时间处罚600多家上市或上市公司:违法原因集中,实际控制人频繁参与处罚

近年来,涉及上市公司和高管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案件有所增加,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对相关上市公司的经营发展和资本市场的绩效产生了很大影响。

9月16日下午,北京德合亨律师事务所公布《中国上市公司及高管行政处罚案例研究报告(2018-2020)》(以下简称“《行政处罚报告》”)和《中国上市公司高管涉刑及风险防范研究报告(2018-2020)》(以下简称“《高管涉刑报告》”),涉及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和新三板公司行政处罚案件以及上市公司高管刑事案件。

根据以上两份报告,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执法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公告882件,涉及上市公司627家,高管1035人(含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涉及上市公司高管67起。

数据分析表明,上市公司及其高管的行政处罚具有一定的特点:违法原因集中、处罚对象区域和部门集中、处罚行为“带头发动全身”、证券行政处罚中“穿透”责任承诺、证券行政处罚期限较长、证券行政处罚措施中以警告和罚款为主、市场禁入监管措施较为严格、其他司法程序中有重要证据。

关于未来上市公司和高管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趋势,北京德合亨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市公司和证券纠纷解决专业委员会主任张兵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行政监管无疑越来越严格。从新案例中可以看出,监管力度不断加强,监管力度和检查手段不断加强;未来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刑事处罚是组合拳,业界呼吁加强民事赔偿。随着侦查取证手段的日益先进,今后移交刑事制裁的相关案件比例将大幅增加。

上市公司和高管的行政处罚很高

证监会此前发布了《2019年证券监管检查典型违法案件20件》,严厉打击上市公司财务欺诈行为。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欺诈案件进行立案调查,对18起典型案件进行行政处罚,并将6起涉嫌财务欺诈的刑事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将时间范围扩大到近两年半,《行政处罚报告》显示,从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各执法机构发布行政处罚决定公告882件,涉及627家上市公司,共处罚1840件。

其中,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统称“证券监管机构”)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30项,占26%;环保、消防、市场监管、食品药品监管等十余个行政机关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652件,占74%。可见,证券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力度很大。

上述230项证券行政处罚决定涉及84家上市公司和988名高级管理人员。

从地域分布来看,涉及证券行政处罚的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如江苏省、浙江省、上海市、广东省和山东省,这与这些省份的上市公司集中有关。

在受到证券行政处罚的高管中,有大量的董事,其中受到行政处罚的董事占被处罚高管总数的22%。

张兵表示,上市公司及其高管的证券行政违法行为主要集中在信息披露领域,处罚依据主要是关于信息的法律规定

一般来说,证券行政处罚的结果是证券民事赔偿的前提。根据检索判决文件的数据,在230项行政处罚决定中,有71项行政处罚引起了投资者的民事索赔,占31%,涉及21家上市公司。

民事诉讼行政处罚的主要原因是非法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其中非法信息披露案件较多。张冰团队认为,这与《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早期推出,相对成熟的理赔机制,以及相对完善的审理虚假陈述证券侵权纠纷的民事司法制度有关。

关于行政法律风险的防范,张兵建议,上市公司应加强合规管理,提高管理人员素质,增强责任感和风险意识,聘请专业机构提供信息披露服务,真正发挥独立董事的作用,冷静处理行政调查,妥善处理行政处罚后的事项。

为什么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经常参与处罚?

随着上市或新三板上市公司的不断发展,近年来上市公司高管犯罪大量发生。

结合司法机关公布的裁判文书可以看出,职务犯罪种类多,刑事案件数量多,涉案金额大,诉讼周期长,追回赃款难度高,涉案人员范围广,社会影响恶劣。

德合亨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毛表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建设规范透明的资本市场,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注册制度改革也在稳步推进。证券监管的重点逐渐从事前审批和监管转向事后监管和处罚,这无疑对上市公司的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金融诈骗、欺诈发行、非法交易、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证券犯罪将成为刑事攻击的重点。

《高管涉刑报告》显示,毛陶虹的团队根据公开信息搜索了67起涉及上市公司高管的刑事案件。其中,涉及上市公司及其高管的案件58起,涉及上市公司子公司及其高管的案件3起,涉及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作为受害人的案件4起,涉及上市公司高管的案件2起被决定不予起诉。

从地域分布来看,涉及刑事案件的上市公司的地域分布与上市公司的国别分布密切相关。长三角、珠三角、北京这些上市公司数量多、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是涉及上市公司的刑事案件高发地区。

《高管涉刑报告》称,刑事案件涉及的上市或上市公司多为新三板企业,涉及沪深主板上市公司的刑事案件较少。中国证监会制定的《关于加强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要规范新三板公司市场主体的行为,强化新三板公司的合规意识和法律责任,加强对新三板公司的监管。可见,新三板企业在合规水平和风险防范方面与沪深两市上市企业还有一定差距,在自律和刑事合规制度建设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涉案上市公司的犯罪主体来看,在研究样本中,自然人单独实施的犯罪占绝大多数,而单位和自然人实施的犯罪不到四分之一,犯罪多集中在单位受贿罪和合同诈骗罪。

《高管涉刑报告》显示,十大犯罪包括:危险驾驶罪、单位受贿罪、环境污染罪、挪用资金罪、受贿罪、非法披露重要信息罪、虚开增值税发票罪、非法获取c

根据被告人被判刑时所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的具体统计,涉案高管所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有刑事拘留、逮捕、取保候审三种。其中,逮捕34人,取保候审19人,刑事拘留3人。

毛认为,证券监管部门要出台文件,引导上市公司重视刑事法律风险防范,证券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要加强证券违法犯罪侦查队伍建设。上市公司应高度重视刑事风险防范体系的建设。上市公司应加大对管理层和员工的刑事法律知识培训。上市公司和高管应善于利用外部专业机构防范刑事法律风险,上市公司应积极运用刑事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